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说笑话 > 相声文本 >

相声文本,《我要反三俗》郭德纲于谦

导读:相声文本,《 我要反三俗》郭德纲于谦 郭:谢谢,不错。刚才两个姑娘…… 于:啊?什么眼神儿啊您这是。 郭:女演员表演的相声 于:是。 郭:换上一个小小子来。 于:您眼里没谁了吧。 郭:好。 于:嗯。 郭:这形式是相声。 于:我们这叫相声。 郭:好好干,这是一门

 相声文本,《我要反三俗》郭德纲于谦 

 
郭:谢谢,不错。刚才两个姑娘……  
于:啊?什么眼神儿啊您这是。  
郭:女演员表演的相声  
于:是。  
郭:换上一个小小子来。  
于:您眼里没谁了吧。  
郭:好。  
于:嗯。  
郭:这形式是相声。  
于:我们这叫相声。  
郭:好好干,这是一门艺术。  
于:那没错。  
郭:抨击丑恶,藿香正气。  
于:去暑啊是怎么的。不是药材我们这玩意儿。  
郭:怎么说?  
于:弘扬正气。  
郭:弘扬正气。  
于:对。  
郭:这是个传统的艺术形式。  
于:是传统的。  
郭:四门功课。  
于:说学逗唱。  
郭:打周朝列国就有你们这一行。  
于:很清楚。  
郭:孔夫子无食困陈蔡。  
于:对。  
郭:找范丹老祖把粮帮。  
于:哎。  
郭:借你们吃,借你们穿,借来了米山和面山,直到今天没还完。  
于:gua-der- gua-der- gua-der- gua。行了。  
郭:好。  
于:好您也别唱快板啊。  
郭:好,我很欣赏你们,你们这个行子。  
于:什么叫行子?  
郭:好好干,为人民服务。  
于:应该的。  
郭:给大家带来笑声。  
于:带来欢乐。  
郭:对,有发展。  
于:谢谢您。  
郭:一定要好好的干。为什么大伙儿喜欢相声呢?  
于:为什么?  
郭:相声是来自于人民中间。  
于:对,来自于民间。  
郭:讴歌百姓。  
于:是。  
郭:很希望你们能够群殴嘛!  
于:对——打群架啊。  
郭:不是,不要你一个人讴歌。你们一群说相声的一块儿讴嘛。  
于:全讴歌——怎么那么别扭呢。  
郭:不是,就是说我们喜欢你们。  
于:喜欢就好啊。  
郭:这是劳动的诗歌。  
于:我们这又成诗歌了。  
郭:我有时也写一点点诗歌。  
于:您还搞创作吗?   
郭:我喜欢做一些小的诗。  
于:有作品吗?  
郭:不是很成熟。  
于:您可以念一念。  
郭:大家指正一下啊。  
于:欣赏一下。  
郭:宣武区的天是晴朗的天,通州区的人民好喜欢。眼望丰台高声喊:我爱你,海淀。  
于:诗写得平常。  
郭:这个诗歌,虽说不是很大,但它的意义深远。  
于:哪儿有意义?  
郭:它体现了北京人民的亲密合作。  
于:没瞧出来。  
郭:区县之间的团结。  
于:没听出来。  
郭:百姓们为了实现四化,为了让中非论坛顺利召开做出贡献。它是反映这么一个意义。  
于:哪儿有这层关系?  
郭:我说有就有。我认为它是它就是。  
于:是是是,那就这么回事儿吧。  
郭:记住了,做个演员要为人民服务。  
于:这个我们知道。  
郭:要高雅!  
于:高雅?  
郭:一定要高雅,有品位,上“凳”次。  
于:您再摔下来。上档次。  
郭:上当不可以。  
于:上当就一次,您这文化太差了。  
郭:上一个“凳”次。  
于:“凳”次“凳”次就“凳”次吧。  
郭:碎嘴子啊你是?记住了,说相声是干什么用的呢?  
于:您说。  
郭:是教育人的。(观众叫好)喊你的名字吗?  
于:这是叫您别往下说了。  
郭:我是这么认为的。相声就是教育人的。  
于:是吗?  
郭:你不是一个演员!你是一个,一个教师;你是一只教授。  
于:我是一只教授?  
郭:一直是教授嘛。你的工作就是教育人,你一定要注意节目的品位。你今天这个作品教育人们学会什么了?这是你的工作。你不要考虑他乐不乐。  
于:啊?  
郭:他活该,爱乐不乐。你的工作就是教育人,哪怕他不乐。  
于:啊!  
郭:损失十几亿的观众算什么?你的位置站的很稳牢。  
于:我站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了。  
郭:一定要高雅!知道什么是高雅吗?  
于:您说。  
郭:和人民做对。  
于:这谁放进来的,我们这儿直播呢啊。  
郭:他爱听不听,不听就不听!活该,死去。  
于:这您也跟着一块儿喊呐,不是那活儿了知道吗?  
郭:记住了,你是一个教师。而且在台上你一定要反三俗!  
于:三俗?  
郭:三俗!庸俗,低俗,媚俗!  
于:这么三俗。  
郭:绝对要反三俗!把它记在心里。  
于:好好好。  
郭:谦虚使人进步。屎人都能进步!  
于:您说这太脏了,您这本身就叫三俗。  
郭:我弄死你信吗?没挨过流氓打是吗?大花盆砸脑袋上哗哗流血,打得你眼珠子缝针,比杨乃武都冤。  
于:啊? 
郭:我让你看看我这纹身。 
于:你光膀子干吗?我不瞧这个。 
郭:敢说我三俗!?三俗是我用来侮辱人的手段。说我不行知道吗? 
于:说您不行? 
郭:讨厌知道吗?我每天工作很忙,我再和你这无聊的人打交道,我怎么为人民服务?我怎么反三俗? 
于:您是哪个单位的? 
郭:管的着吗? 
于:问你干什么工作的? 
郭:呸—— 
于:你疯子啊?怎么意思? 
郭:才看出来你,他们早看出来了。我常常在想。 
于:想什么啊? 
郭:人呐,为什么这么不自重。我在单位里我也很着急。很多人不务正业。啊,很多有偏差的事情需要我去纠正。但是**心不过来呀。 
于:什么事啊? 
郭:单位……拿个电话,拿个手机在那儿说话。 
于:对呀。 
郭:你有点正事儿没有?手机……手机是用来干嘛的? 
于:干吗的? 
郭:为什么要发明手机? 
于:为什么? 
郭:发明手机的目的是让你们怎么用它实现四化! 
于:用手机实现四化? 
郭:不是让你聊天的 
于:甭走大字眼了。 
郭:太三俗了,讨厌。我就不是科学家就算了。我要是科学家,我研究一种新的手机,让你们聊不了天。 
于:什么样的? 
郭:手机第一要大,这么大个儿,像月饼盒子是的。兜里搁不开。第二有线连着,搁桌子上动不了。这研究出来社会又进步了。 
于:啊?那社会就回去了。您这不就是有线电话吗? 
郭:你怎么跟我对着干呢? 
于:不是我对着,您说这不像话都。 
郭:简直就是一个很三俗的人。 
于:怎么三俗了这? 
郭:太三俗了。错了不是。 
于:我不对啊? 
郭:提升品位,要高雅。记住了,天网恢恢,肥而不腻。 
于:你这什么啊? 
郭:对演员来说应该要自重啊,我就知道有个演员一点儿都不自重。 
于:是吗? 
郭:到最后终于吊儿郎当入狱。 
于:不对啊,锒铛入狱。 
郭:这个演员叫X儿。 
于:演员名字也俗。 
郭:我常常在想,走在街上,迎面来的人都让我觉着睁不开眼。 
于:怎么看不惯? 
郭:有的人穿着背心短裤就上街,你是人吗?还有的人穿着睡衣睡裤就出来,不自重啊。到游泳池你看看,还都穿个游泳衣!要脸吗? 
于:废话,你穿着棉袄游泳? 
郭:露着胳膊露着大腿,太三俗了。现在泳衣做的也不好吗。 
于:怎么了? 
郭:过去的泳衣很端庄多好啊。 
于:是。 
郭:过去那个泳衣,扒开泳衣才能看见屁股;现在这个扒开屁股才能看见泳衣。太三俗了。 
于:也没有像您这样的满街上看屁股的。 
郭:穿成那样你怎么出来?你又不是毛片儿演员?你又不是那些黄色录像带的主演?你又不是李丽珍舒淇饭岛爱…… 
于:三俗不三俗我不知道,反正这片子你可没少看。 
郭:太三俗了。 
于:你就够俗的了。 
郭:我是批判性的看。 
于:这片子还能批判性的看。 
郭:我要看她们堕落到什么程度,我熬点儿夜算什么,我反三俗了。 
于:就干这个。 
郭:有时候很多事情是无法预料的。你还考虑着如何杜绝手机聊天,有些时候手机还接到一些无聊的短信。黄色短信,太无聊了。有一个是这么说的。 
于:干嘛一提这个您上弦了怎么着。 
郭:很三俗嘛。 
于:没忘,又想起来了。 
郭:你的手机接到过吗? 
于:谁也保不齐接到过。 
郭:看了吗? 
于:发过来怎么也的看。 
郭:给我讲两条。 
于:我不传播这个知道吗。 
郭:太三俗了。你竟然看,是人吗你?你堕落了,你堕落了你记住了,你需要有人带领你走出泥潭。你进一步就是立即枪毙,回头一步就是保外就医。 
于:啊,我还好得了好不了了。不是,您收到过没有? 
郭:那还少得了吗?一些个无聊的人发给我的。 
于:那么你看不看呢? 
郭:当然了。 
于:当然什么意思? 
郭:我要看它无聊到什么地步。 
于:您也看。 
郭:多新鲜呐,这多么讨厌,我要批判它。 
于:也是批判。 
郭:我是为了反三俗啊。这儿坐着呢,手机来短信了:很想和你花前月下一起散步。我这个火儿腾腾的就上来了。 
于:没准儿是你爱人。 
郭:呸 我媳妇儿不认字儿。 
于:那就是情人。 
郭:我弄死你啊。 
于:怎么了,怎么了? 
郭:我是一个玉洁冰清的人。贞烈贤良就是我的代名词。我走到哪儿贞节牌坊就跟到哪儿。我绝不做外活儿知道吗? 
于:什么玩意儿。 
郭:我儿子都上初一了我能那样做吗?恨得我没法儿没法儿的。 
于:是吗。 
郭:想和我花前月下一起散步,太色情了。 
于:您要不琢磨就没什么色情的。 
郭:越琢磨越色情。 
于:都是你琢磨粗来的。 
郭:散步之后就是吃饭,吃完饭就是回家睡觉,太三俗了。不能饶了她。 
于:对。 
郭:(发短信状)你是谁? 
于:您还问什么? 
郭:我得知道她是谁我好教育她呀。 
于:用得着你教育嘛 
郭:我这是苦口“破”心。 
于:太破了。 
郭:单位工作也很多,我还忙活这个事儿?我得问清楚是谁? 
于:啊。 
郭:王秘书过来,我得批评你。我说过是一次了吗?装订文件绝对不能超过十页!你看这二十多篇儿,下次局长再撕不动我就抽你。 
于:局长撕文件啊。 
郭:这是谁呢? 
于:还琢磨呢。 
郭:有时候人一忙就忘记了自己的存在,到这会儿我掏出钱包来,掏出我太太的照片。回想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,每到这个时候我就自己劝自己:整个天下还有比她难对付的事儿吗? 
于:您就这么鞭策自己啊? 
郭:赵秘书,我得表扬你,真好,悟性也好,聪明。给你舅舅露脸。 
于:舅舅? 
郭:我们局长。你看你打的字,才错了七个。现在看第二行。 
于:一行就错七个呀。 
郭:该鼓励年轻人要鼓励嘛。 
于:这是鼓励的事儿吗? 
郭:闭嘴,你很三俗啊。 
于:我说什么了? 
郭:我在想到底是谁给我发的短信呢? 
于:还是这事儿。 
郭:我一定要教育她。我要批评她,让她走上光明大道。我不像好多人,一天到晚的,沉浸在黄色短信当中。一天到晚不务正业,他连街坊都不认识还考虑世界上有没有外星人。 
于:你现在就和外星人差不多。 
郭:讨厌,你怎么这样呢?我一直在考虑,到底是谁呢? 
于:你有点儿别的事儿没有啊? 
郭:你怎么回事儿? 
于:废话,你考虑这个干嘛。 
郭:我是一个正直的人,我是一个纯洁的人,我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。你这样想法很肮脏。深夜无人的时候你左手一瓶酒,右手一只鸡,嘴里叼根烟。吱瘤一口酒,啪啦两口菜,扑扑两口烟。扪心自问你不亏心吗? 
于:亏心我没觉得,这三样反正够我忙活的. 
郭: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呢?好看不了。 
于:怎么呢? 
郭:漂亮不了。 
于:为什么呢? 
郭:只有那些为人民服务的人长得才漂亮。 
于:是啊。 
郭:只有那些反三俗的人才是浓眉大眼的。这个人肯定很肮脏。这个女的好看不了。脸像苹果,眼睛像葡萄,鼻子像洋桃,嘴像樱桃。 
于:长一个果盘的脑袋。 
郭:没这样的啊。 
于:废话,那不全是水果吗? 
郭:接下来的这一个礼拜我们每天在短信的谩骂声中度过。 
于:你还骂人。 
郭:我严厉的批评她,诅咒她。终于她回了一条:谢谢你的提醒,果然降温了。我穿的不少挺暖和你放心吧。我才不信你这个呢。 
于:您这是谩骂吗? 
郭:我就要教育她,我让她走上人间正道。 
于:那还告诉她要降温。 
郭:我要反三俗嘛。 
于:什么反三俗。 
郭:接下来又一个月她没信儿了。 
于:断联系了。 
郭:她改邪归正了?那我怎么办呢?我怎么能够教育人呢? 
于:好了还教育什么呀。 
郭:那不行,她们都好了我怎么办?我怎么能批评她们呢?我一定要批评人我要教育人嘛,我一定要教育人嘛。天天我在考虑,为什么不来短信呢?心里面百爪挠心。站在街上抬眼望去天地间一片茫茫。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老天啊,我该何去何从?我怎么办呢? 
于:你呀,死去吧你。 什么呀,就这短信就成这样了。 
郭:我得教育人呐我,我得反三俗啊。 
于:疯了你。 
郭:终于来短信了:对不起我出国了。好久没有回来。我用我的全部积蓄给你买了块手表。 
于:礼物。 
郭:是啊。 
于:你还知道好歹啊。 
郭:我用你给我买表?全部积蓄?表不错啊。黄金的壳儿白金的链儿顶上一圈儿钻石左边蓝宝石右边猫眼,一圈儿奶油正当间儿是个樱桃。 
于:蛋糕啊是怎么着? 
郭:我喜欢吃蛋糕 
于:为什么? 
郭:我要借吃蛋糕的机会批评教育她。 
于:没听说过。 
郭:给我发了一个短信:明天下午两点,我在天桥等你。你听听她选择这个地方。 
于:怎么了? 
郭:天桥。那是个小市民去的地方,低级下流庸俗无聊。可见她的品味,天桥就代表着下流。 
于:是啊。 
郭:我们是很高雅的,我要反三俗。 
于:别嚷了,至于不至于。 
郭:我很生气呀我,我很生气。我转天一定要批评她。顺便把那表拿过来。 
于:主要是拿表去了。 
郭:转过天来,搁家收拾好了换衣服,准备走。短信又来了:对不起我有点儿事儿,明天吧。太三俗了。实在等不了了。那我也得去。 
于:是。 
郭:转过天吧,转天得上班,早晨起来上单位忙活完了,到中午归置好了奔天桥。刚出单位的门儿,短信又来了: 
于:谁啊。 
郭:同事发来的。 
于:说什么? 
郭:据可靠消息,今天下午领导要来视察。你有可能要提正处。 
于:要升官儿。 
郭:升官儿对我来说倒无所谓,关键的是能更好的能为人民服务。能够反三俗。我是去接待领导,还是去接待名表? 
于:您呀,处长可就比副处强。 
郭:是吗? 
于:当然。 
郭:好,那我去接待领导。我明天再去拿表。她昨天还涮了我一把呢,一对一次。我明天再去天桥。 
于:嗯。 
郭:下午陪着领导笑了一下午,一直到领导走我这脸都木了。活动一下。明天我要去拿表去。 
于:还想着呢。 
郭:明天我要到天桥去教育人了,我要到天桥去反三俗了。我要到天桥去教育人。 
于:嗯。 
郭:很高兴,回家。 
于:回家。 
郭:到家门口,我儿子在门口等着我呢。孩子放学了:爸爸你回来了。回来了回来了。孩子上来一把搂住我了。 
于:高兴。 
郭:爸爸爸爸你太给我露脸了。 
于:怎么露脸? 
郭:我们学校里面搞测验,今天下午除了您所有的爸爸都去天桥了。 
于:全去天桥了! 
 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