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诗词 > 元曲 >

张可久《小梁州·失题》“篷窗风急雨丝丝,闷捻吟髭。”翻译赏析

导读:小梁州失题 张可久 篷窗风急雨丝丝,闷捻吟髭。淮阳西望路何之?无一个鳞鸿至,把酒问篙师。迎头便说兵戈事。风流再莫追思,塌了酒楼,焚了茶肆,柳营花市,更呼甚燕子莺儿! [注解] 小梁州:正宫曲牌。分上、下片,在散曲中较少见。句式:上片七四、七三四
小梁州·失题

张可久

篷窗风急雨丝丝,闷捻吟髭。淮阳西望路何之?无一个鳞鸿至,把酒问篙师。迎头便说兵戈事。风流再莫追思,塌了酒楼,焚了茶肆,柳营花市,更呼甚燕子莺儿!

[注解]
小梁州:正宫曲牌。分上、下片,在散曲中较少见。句式:上片七四、七三四,下片七六、三三、四五。
失题:古诗词曲中的“失题”、“无题”,多是不便言明真意,故隐其题。
闷捻吟髭:因为愁闷难遣,而捻着胡须思索吟诗。
路何之:路怎样走。
鳞鸿:即鱼雁传书,代书信。
篙师:船夫。
柳营花市:喻指歌楼妓院,妓妇女居住。
燕子莺儿:比喻歌妓。

元曲三百首

[译文]

急风扑打着篷窗,细雨丝丝,愁闷难遣只有捻须思索,吟诗填词。西望淮阳,今日要到哪里去?盼不到一封书信来,端着酒杯向船夫问一个底细,船夫一开头就说兵戈战事。告诉我风流已成往事,不要再去回忆追思,酒楼坍塌了,茶肆也被烧成灰,歌台妓院成了军营,往日的歌妓舞女再也找不到了。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